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章节目录 第60章 第六十天踹了
    于是顾栀那张拎着手提包, 脚踩细跟高跟鞋, 整个人昂首挺胸, 跟经理去花钱买珍宝的照片, 被登在第二天的报纸上。

    歌星顾栀现身上海奇珍博览会,豪掷百万大洋, 将现场扫购一空。

    如果前些日子对于顾栀奢华生活的报道多得是冷嘲热讽和阴阳怪气的话, 那么现在, 通篇下来,只向外传递着一个真实的情感。

    那就是这女人简直有钱到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不少人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本来想嗤一声傍个大款有什么了不起, 但是在看到那个百万后,已经嗤不出来了。

    花百万大洋跟玩儿似的,就为了买几个古董玩意儿。

    她傍的到底是哪个大款。

    随随便便一百万,这他娘的大款对她绝对是真爱啊

    所以说试问谁不想成为大款的小宝贝儿真爱,穿金戴银吃香喝辣也就罢了, 现在随随便便一百万买几个古董, 只为了回去摆着好看当花瓶呢。

    那么顾栀傍的大款到底是谁

    有人又翻出了之前顾栀第一次跟大款在一起买房子被拍到登报的照片, 报纸上的大款虽然看不清脸, 但是从身材上来看, 该名大款是个年轻又高大的男人,跟常规印象中那些秃头谢顶将军肚的油腻大款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感觉又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在上海, 有钱到可以让顾栀这么胡天海底地花的大款, 包括霍家在内, 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几家, 而这么年轻, 应该是少爷一辈的。

    有人说她一届歌星是嫁不进去的,只能人家的当当外室。可是上海那么多的富豪大官们养了几房姨太,一个月几百块零花钱就有数不清的女人趋之若鹜,有哪个像她那样,不用伺候老头,还可以随随便便花百万。

    于是那些阴阳怪气不必羡慕的的报道,在这次后都神不知鬼不觉地销声匿迹。

    欧雅丽光,顾栀把她买回来的古董琉璃瓶摆在茶几上,旁边是几枝新鲜的花,她正挑选着把花往琉璃瓶里插。

    李嫂觉得顾栀新买回来的这个花瓶还怪好看的,问她多少钱买的,怎么不多买几个。

    顾栀一边插花一边答“三万大洋一个,我也想多买几个,可惜只有一个,要是有一对就好了。”

    李嫂在听到那个三万大洋时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鸭蛋,再看那个花瓶的眼神都已经变了。

    这叫她以后怎么敢去擦,稍微一个不注意,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怕是都要赔进去了。

    “小,小姐。”李嫂哆哆嗦嗦,“这么贵的花瓶,摆出来不好吧,万一要是磕着碰着,您说是吧。”

    “没事。”顾栀选好几朵花插进去,拍了拍手,觉得很好看,“我买了好几个花瓶呢,这个碎了就去再拿一个摆出来。”

    李嫂“那剩下的那些花瓶”

    顾栀“一两万,没多贵。”

    李嫂“”

    想辞职。

    顾栀对自己插的花越看越觉得满意。然后想到仓库里自己买的那一堆古董,从花瓶到字画,一应俱全。

    顾栀想这应该也不算乱花钱,只要是花的有价值,有意义,达到了她的目的,就不算乱花钱。

    现在外面再也没有报纸阴阳怪气地说她了。

    她以前还怕自己乱花钱,结果从中奖后她的钱钱是越花越多,珠宝行唱片公司还有成衣店都在给她赚钱,现在资产都快翻倍了,别的不说,光一部明月赞歌就赚了上百万,反正她的钱放银行是放着,拿一百万换成古董,放在仓库里也是放着。

    只是这么放着只有她一个人欣赏也怪可惜的。

    欧雅丽光地方大房间多,顾栀特意开辟了一间大房间,买了几个红木架子,专门来放自己的古董。

    下午霍廷琛来给她上课的时候,顾栀特意邀请他去看看自己的古董。

    顾栀的课业已经学到小学五年级了,快要小学毕业了。

    霍廷琛从报纸上看到了顾栀壕掷百万大洋的消息,觉得这女人幼稚的可爱,她哪知道什么古董,为了炫个富,买了那么多。只是这是她自己的钱,他也不能说什么。

    她开心就行。霍廷琛现在一切都用这个理由让自己接受,只要顾栀开心,怎么样都行。

    “别人看我可是要收钱的。”顾栀拉开门,让霍廷琛进去。

    霍廷琛本来还想象着顾栀要怎么放她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结果在看到里面后,一阵头疼。

    上好的红木架子,每个格子里面都摆着东西,瓷器玉器俱全,满满当当,杂乱无章。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他甚至会以为这是哪个杂货铺的货架,价值连城的宝贝,愣是被她摆出了杂货铺的水准。

    顾栀问“好看吗你看一看,喜欢什么,我可以送给你一件,不用跟我客气。”

    她可真是太大方了。

    霍廷琛听后扯了扯嘴角“谢,谢谢。”

    顾栀“不客气。”

    霍廷琛在顾栀的惨不忍睹的展柜上粗略扫了一下,最角落的一块看起来不太起眼的玉璧,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霍廷琛在那块玉璧前蹲下来。

    顾栀没想到那么多好看的东西霍廷琛不看,竟然被一块不起眼儿的玉吸引了注意,也跟着蹲下来“你喜欢这个我可以送给你。”

    她当时本来没想买这块玉的,只是一时买昏了头,有的没的全收入囊中了。

    霍廷琛“我可以拿起来看看吗”

    顾栀“可以。”

    霍廷琛小心翼翼拿起那块玉璧,托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纹路和造型,然后再把东西放回原处。

    顾栀“怎么了”

    霍廷琛拉着顾栀站起身,问她“这个你卖吗”

    顾栀“卖”她说,“你要的话我可以送给你。”

    霍廷琛摇摇头“不是我买,是别人买。”

    顾栀“别人谁啊你怎么知道别人会买。”

    霍廷琛笑了笑,发现顾栀还挺会买东西的。

    顾栀觉得霍廷琛这种人肯定不会安什么好心,噘着嘴说“我不卖给洋人,再多钱也不卖。”

    霍廷琛似乎没想到顾栀会说这个,于是问“为什么。”

    顾栀“我听顾杨说前清的时候,洋人到咱们的地方来,烧杀掳掠,抢了不知道多少的奇珍异宝,他们国家的博物馆里全都是我们的宝贝,洋人喜欢咱们的宝贝,现在不敢明抢了,就来买,多少中国人贪财,卖了好多宝贝给洋人,把咱们的东西拱手送到了别人的地盘,都是坏蛋。”

    顾栀说着又看了霍廷琛一眼。霍式有码头,做进出口生意,霍廷琛认识很多洋人,肯定有很多洋人想要的。

    霍廷琛听着顾栀的话,微微一怔。

    然后笑了出来。

    他眼里都是赞赏,发现顾栀跟他想一块儿去了,说“咱们的宝贝,不卖给洋人。”

    顾栀“那你卖给谁中国人”

    霍廷琛点点头,又拉着顾栀去看她的那块玉璧“这个东西本来是一对,你只买到了一个,还有一个在另一个人手里。我之前去南京的时候见过另一半,他一直想把这对玉璧收全,所以你可以卖给他。”

    顾栀没想到还有这种事“真的多少钱我可是花了一万块买的。”

    霍廷琛“他托我在上海帮忙打听打听,无论多少钱,都要买到手。”

    “所以你可以开个价。”霍廷琛笑了笑,“要买你这半玉璧的人很有钱,价格你可以随便开,他应该不会还价。”

    顾栀吃惊地张着嘴。

    “有,有你有钱吗”她问。

    霍廷琛想了一想“不一样,我们的身份不一样。”

    顾栀脑袋一懵“那让开多少价啊。”

    霍廷琛觉得顾栀这辈子实在是带财运“没事,不着急,过一阵子他会来上海,可以到时候再谈。”

    顾栀点点头。

    霍廷琛决定把顾栀弄得像杂货铺一样的古董架子好好给她收拾一下。

    他又重新定制了几个架子,把东西都分门别类地摆好,没有摆满,每个架子上就那么几样,但是看起来却十分恰当。

    顾栀看到被霍廷琛派人重新归置后的东西,不得不承认这男人有些方面确实比她强一点,怪不得她说自己弄的怎么怪怪的,被他这么一摆,就跟她当时在展览会上看得的一样,一看就让人想买。

    顾栀想到了她的织阳成衣。

    最近生意倒也没有掉了,只是跟之前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新一季的衣服和配饰根本没有卖出去多少。

    顾栀把这个珍宝博览会的主意发散了一下,想能不能搞个衣服展览会,把衣服摆成一看就让人很想买的样子,不等着顾客来店里,而是主动邀请顾客来看新款。

    也不知道这个方法对于古董好用,对于衣服来说好不好用。

    裁缝做衣服时有人形模型,顾栀搬了几个人形模型,把新款都穿在旗袍上,然后把模型摆在一起。

    看到是挺好看的,只是邀请顾客来看这些,难免无趣。

    顾栀一阵发愁,想要不把神秘富婆的身份搬出来再用一下。可惜她现在当歌星是个傍大款的,当富婆,是个养了五个小情夫,还有一个特别独宠的。

    顾栀把目光瞄向了那个被歌星傍的“大款”以及“神秘富婆的独宠”,问他有什么建议没有。

    霍廷琛不明白顾栀为什么对一家成衣店那么上心,她也并不缺成衣店赚的钱。

    顾栀给他打了个比方“就好比如说你有个儿子,你从小把他养到大的,已经有感情了,当然希望他越来越好,难不成养了一半,觉得自己不缺儿子,所以就扔了吗”

    霍廷琛听得微微惆怅。

    顾栀什么时候才给他生个儿子。他甚至有些后悔,之前那三年因为太多的顾忌,没有让她怀孕,否则今天可能就是另一种结果了。

    父凭子贵也说不一定。

    他想到这里又苦笑。他应该脚踏实地,先把歪脖子树哄好,歪脖子树都不让她碰,哪来的子。

    霍廷琛还是不死心地问“你真的不记得那天晚上说过的话了吗”

    顾栀有些不耐烦地摇头“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记不起来。”

    “好吧。”霍廷琛叹了口气。

    他虽然在美国读的书,但是假期也去过不少国家,他曾经去过欧洲,在法国,去的时候正值四月,看到不少设计师和品牌在宣传新品。

    模特穿着新衣服走在t形台上展示衣服,两边坐着顾客和记者。

    上海一直没有人这样做过,不知道是因为不知道,还是因为不想学西洋。

    霍式旗下的华成纺织厂开始做成衣之后便一直想这样试试的,但是现在,顾栀貌似比他更需要。

    霍廷琛似乎在想什么。

    顾栀看着他深思的样子,问“你想到什么了吗”

    霍廷琛随口答“父凭子贵。”

    顾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