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章节目录 第69章 第六十九天踹了
    副官领命后做了个手势, 于是陈家全副武装的士兵们都整齐划一地收起武器,按序撤退,很快便消失。

    刚刚从非洲回来的陈家明见状, 也冲霍廷琛带来的人示意,然后所有黑衣保镖都退回到开来的车子里。

    顾栀看到两边的人都散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霍廷琛记着检查顾栀全身上下, 握住她肩膀把她转了个圈儿“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有没有。”顾栀觉得霍廷琛太大惊小怪了,不过他以为她被绑架,带着那么多的人来救她,顾栀心里对此还是很满意的。

    霍廷琛拉住顾栀的手“跟我走。”

    “霍先生。”突然有人从后叫住他。

    霍廷琛一顿, 回头,看到陈绍桓正笑着向他走过来。

    男人立马蹙起眉, 周身的气场变得十分不友好,攻击性很强。

    “请等一等。”陈绍桓这么对霍廷琛说着, 然后径直走向顾栀, 说“跟我进去吧, 父亲还有些话想问你。”

    “嗯。”顾栀点点头, 然后扭头对霍廷琛说,“你先回去吧。”

    霍廷琛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握着顾栀的手又收紧了些。

    顾栀拍了拍霍廷琛的手背“放心, 他们不会伤害我的。”

    陈绍桓也笑着向一直保持警惕的霍廷琛“霍先生放心,我父亲不会伤害自己的女儿, 我也不会伤害自己的妹妹, 这里的人更不敢伤害他们的大小姐。”

    霍廷琛听得震惊又茫然, 疑问道“女儿妹妹大小姐”

    顾栀把手从霍廷琛掌心中抽出来,点点头“我找到亲人了,你应该恭喜我。”

    她说“你先走吧,其余的我下次再跟你解释。”

    顾栀跟着陈绍桓重新进去。

    门口的警卫关上铁门。

    霍廷琛怔愣地立在原地。

    陈添宏坐在沙发上,看陈绍桓把顾栀带了回来,笑了一声。

    “收手了”他平静地问。

    陈绍桓点头,恭敬道“是的父亲。”

    顾栀坐下“还有什么事情吗”

    陈添宏“你这就搬过来,跟我们住在一起,我再找个日子办个晚宴,向所有人宣布你是我陈添宏的女儿。”

    顾栀听后绷着唇,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我没有说不认你,你也可以找个日子宣布我是你的女儿,但是我不想搬回来,因为我是个成年人,早就已经独立了,我过得很好,有自己的生意,现在住在福熙路欧雅丽光,欢迎你去那里作客,参观我的家。”

    陈添宏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叼着雪茄,看这个好不容易才失而复得的女儿。

    不管怎么说,她肯认他,他已经十分满意了。

    前二十年缺席,他知道她过得很苦,并且一想起那些事就心疼,他知道她带着顾菱枳的另一个小儿子,十六岁就被那姓霍的狗东西糟蹋了,差点当了铜臭商人家的姨太太。

    他陈添宏的女儿,多少人求着娶,怎么会当姨太太,还是商人家的姨太太。

    他这辈子尊敬读书人,当土匪的时候也没有欺凌老百姓,但是就是看不起那些一身铜臭气的商人,明明背地里无恶不作却还装的人模狗样,虚伪做作,还不如他们当土匪发家的,恶就是恶善就是善,快意恩仇,大不了就出去拼枪子儿,不背地里搞那些阴招。

    他想尽可能地补偿顾栀,满足她的要求,既然她说不想搬过来住在一起,那就不住在一起,不勉强她,反正都有车,一会儿的功夫也都能见到。

    于是陈添宏说“也行,那你在这儿吃完了晚饭再走,以后经常过来,过两天我再去看看你的房子。”

    顾栀点点头“嗯。”

    陈添宏吐了一口烟圈。

    烟气飘到顾栀那里,她忍不住皱了皱眉,轻咳两声。

    陈添宏听到顾栀的咳声,立马问“怎么了”他看向自己手中的雪茄,想到刚才在房间里,他抽雪茄,顾栀表情似乎也不太舒服,于是问,“你不喜欢这玩意儿的气味”

    顾栀点了点头。正想说没事你抽吧,陈添宏立马把手里抽了一半的雪茄在烟灰缸里按灭“那你以后在我就不抽,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你爹的就尽管提,你爹都听你的。”

    顾栀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惊喜地笑了笑“好。”

    陈绍桓看到被陈添宏一手按灭在烟灰缸里的雪茄,惊讶不已。

    陈添宏在南京在上海,无论见了多大的官儿,雪茄都照抽不误,从来没怕过谁,如今竟然因为顾栀的一声咳嗽,愣是说不抽就不抽。

    像是遇到了命里的克星。

    顾栀在陈家吃完晚饭要回欧雅丽光,终于想起跟她一起被绑架的谢余。

    陈绍桓说谢余已经醒了,没受伤,他们把他放了。

    顾栀放下心来,松了口气。

    陈添宏“既然要回去,那就让你哥送你回去。”

    陈绍桓似乎早就料到陈添宏会这样说,拿着车钥匙“车子已经备好了。”

    顾栀看了一眼陈绍桓,也没反驳。

    只是临走前,陈添宏突然在背后叫住她“闺女。”

    顾栀转身“怎么了”

    陈添宏叫住顾栀,似乎显得有些局促,甚至有些紧张,习惯性地从兜里摸出雪茄,刚想点,又想起顾栀不喜欢那味儿,于是又放下。

    顾栀歪了歪头,不解地看他。

    陈添宏重新把雪茄放回去,看着顾栀的脸,憋了半天才说“你既然答应了认我,这都大半天了,你也没,也没叫我一声儿。”

    顾栀噗嗤一声笑出来。

    原来是因为这个。

    然后她转过身,面对陈添宏,清清楚楚地叫了一声“爸爸。”

    陈添宏听到那声他心心念念的称呼,忙不迭地答“诶,诶,好。”

    他看着对面亭亭玉立的顾栀,恍惚回到了二十年前,顾菱织就这么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

    男人眼眶蓦地红了,鼻腔酸楚不已,背过身去,冲两人向外摆了摆手“走吧走吧。”

    顾栀搭陈绍桓的车回欧雅丽光。

    顾栀和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哥哥坐在一起,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说,车厢里很安静。

    陈绍桓虽说是陈添宏收养的儿子,但是当年能在小小年纪就被陈添宏看中收作义子,向外还宣称的是亲儿子,肯定也不简单。看得出来,陈添宏很喜欢这个义子,陈绍桓对陈添宏也一直很尊敬。

    顾栀想找个什么话题说一说,突然想起之前她卖给陈绍桓的那块玉璧。

    今天陈添宏一直没有跟她提起过那块玉璧,应该是不知道这回事,所以那块玉璧,应该是陈绍桓自己跟她买的。

    顾栀犹豫了好一阵,还是没把那声“哥哥”叫出口,而是问“陈师长。”

    陈绍桓扭头看了她一下“叫哥哥就好。”

    顾栀“”

    她干笑了两声,又问“你之前为什么买我的玉璧啊,你喜欢收集这些古董吗”

    就陈绍桓的外表来看,俊是俊,只是跟一看就贵气十足含着金汤匙长大,骄奢淫逸的资本家霍廷琛不一样,陈绍桓看样子,实在不像是个爱古董的人。

    陈绍桓听到顾栀的这个问题后默了一下,才说“是因为我自己的一点私事。”

    顾栀“哦”了一声,陈绍桓既然不愿意多说,她也不便再问下去。

    陈绍桓把顾栀送回欧雅丽光,两人道了告辞。

    门口的保卫开门,说霍先生来了,一直在里面等她。

    霍廷琛今下午从陈宅离开后便直接来了欧雅丽光,来这里等顾栀。

    顾栀看到霍廷琛坐在沙发上。

    霍廷琛听到顾栀进门的声音,立马抬头,迎过来,见顾栀毫发无伤,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顾栀看了一眼霍廷琛,想他今天以为她被绑架还知道带着人来救她,也算这些日子她没有白疼他,没有白给他亲,于是拉着她坐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大概。

    霍廷琛经过一下午的胡思乱想其实已经在心里猜出了个大概,但当现在听到顾栀亲口说出来时,仍是震惊不已。

    “真,真的”他问。

    “当然。”顾栀得意的抬起小下巴。

    她本来以前还在心里嫉妒过霍廷琛有个好爹,不像她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可是现在她也有老子了,而且还是个很厉害的老子。

    霍廷琛震惊过后,看着顾栀精致的小脸,以及她脸上那得意的小表情。

    男人忍不住苦笑。陈添宏实权在握,是陕甘宁一带的大军阀,更是有名的土匪,谁见了他也得给几分面子。歪脖子树不愧是他的歪脖子树,他以前一直以为这么歪是因为后天环境的影响,结果现在看来不仅是因为后天环境,还是因为她有一个歪脖子树老子,所以从遗传上就决定了,顾栀身上的匪气是从哪里来的。

    男人苦笑完后又突然觉得头疼。

    霍家一直是生意人家,主要地盘在上海,他跟陈绍桓也只是点头之交,跟那位陈司令长更是没什么交情,他摸不清陈添宏的喜好和脾气,也不知道这颗现在有大歪脖子树护着的小歪脖子树,能不能顺利移栽给他。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要恭喜顾栀,长这么大,终于有了除顾杨以外的亲人。

    霍廷琛冲顾栀笑了笑“恭喜。”

    顾栀“谢谢。”

    霍廷琛想到今天下午他带着人去对峙的场景“那今天下午是我唐突了,我以为你被绑架,改日你带我去登门道歉吧。”

    顾栀摇摇头“不用,又不怪你。”

    霍廷琛“你父亲说了”

    顾栀“我说的,他现在听我的。”

    霍廷琛想了想,又问顾栀,眼里带着浓浓的希冀和期盼“那你跟他提起我了吗”

    “唔”顾栀回想了一下,不解,“我认爹提你做什么”

    霍廷琛苦笑“好吧。”

    顾栀“不过他主动提起你了。”

    霍廷琛眼睛一亮,立马追问“真的,他怎么说的”

    顾栀诚实回答“他知道我跟你的事,叫你姓霍的,没了。”

    霍廷琛“”

    他伸手捞起顾栀的腰。

    “你干嘛”顾栀被带起来,转个圈儿,从沙发上坐到了霍廷琛的腿上。

    霍廷琛圈着她的腰,两人面对面。

    顾栀穿的是旗袍,又分开腿坐,旗袍往上跑了不少,露出白皙的大腿。

    她身子往后仰了仰,不跟霍廷琛挨得太近。

    霍廷琛忍住加快的气血,看顾栀气哼哼的小脸。

    他在后悔,后悔得快死了。

    他多想现在还是在楠静公馆,顾栀还是他等着进门的乖巧小姨太太,他宠她,他疼她,他不顾一切也要娶她。

    他不要赵含茜,他只要歪脖子树当霍太太,长辈的阻拦也好,外界的压力也罢,他为什么要去顾忌那些。

    她跟他使小性子又如何,他明明愿意让她使一辈子小性子。

    可惜现在都太晚了。

    他还记得她的滋味有多甜美,她曾经穿着他喜欢的睡衣从后抱住他,期艾艾地留他,那时他明明只要转一下身,就能肆意地尝到所有美好。

    他甚至知道,那个时候,只要他开口,顾栀会多么欢天喜地地嫁给他。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明明清楚地知道有多甜美,像一盘熟透了的樱桃,摆在精致的白瓷盘里,却怎么也够不到。

    霍廷琛此刻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掐死那个时候的自己。

    顾栀不知道霍廷琛在想什么,看了眼钟表,开始下逐客令“时间不早了,你还不走。”

    霍廷琛圈住顾栀腰肢的胳膊突然收紧了一点,顾栀不由地被往他身前带,她费力向后仰着身子,又及时一掌推在霍廷琛肩膀上,格开两人的距离,才没让自己胸前的丰盈直接贴到霍廷琛脸上。

    顾栀似乎真的怒了,提高嗓音“霍廷琛”

    霍廷琛缓缓松开手臂。

    他说“我明天再来。”

    “上课。”他紧接着补充一句。

    顾栀这才点了点头。

    她小学六年级的国文课程已经进行到最后,马上要毕业了。

    霍廷琛看着顾栀,又想到她刚刚才认的那个父亲。

    他摸不透陈添宏对他是好是恶,于是决定找个时间,去跟陈添宏好好谈一谈。

    第二天。

    因为是星期天,霍廷琛不用上班,所以来的很早,一大早就来了,来的时候顾栀甚至还在睡觉。

    顾栀不知道霍廷琛为什么跟永远都不困似的,以前也是,无论晚上跟她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到多晚,他第二天总是会准时醒来去上班,她明明困得要死,却敢怒不敢言,只得认命地爬起来伺候霍廷琛穿衣服打领带。

    现在不一样了,顾栀让霍廷琛先等着,睡够了才爬起来,慢悠悠地洗漱完吃完早餐,才开始上课。

    书房里,顾栀摊开课本,正准备跟霍廷琛上课,李嫂就在外面敲了敲门。

    “小姐,陈老爷和陈少爷来了。”

    顾栀听到陈老爷和陈少爷的时候还反应了一下,然后才想起她昨天认了老子,陈老爷是她爹,陈少爷是她哥。

    昨天她拒绝陈添宏跟他们一起住的邀请,让他们可以来她住的欧雅丽光来看看,做客,没想到这第二天就来了。

    顾栀在书房就听到陈添宏豪迈的大嗓门儿“栀栀呢”

    她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正震惊的霍廷琛,然后撂下课本,蹭蹭蹭从书房跑出去,下楼。

    她看到陈添宏,笑了一下,叫“爸爸。”

    她本来之前觉得自己二十岁了,凭空多出个爸爸也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当真的认了之后,才发现有个爸爸,其实也不错。

    陈添宏听到顾栀主动叫他,高兴得满脸通红“好好”

    他认了自己和顾菱织的女儿,一晚上都兴奋得没睡着,在床上翻来复起,一直在想顾栀临走时叫他的那声“爸爸”,于是今天一早,迫不及待地就来了。

    顾栀又对后面的陈绍桓笑了笑。

    陈绍桓对她点点头。

    陈添宏一手拉过顾栀,四处打量她的欧雅丽光。

    “怪不得你不肯回来跟我们住,这地方我看比你爹住的地方还好。”

    顾栀得意地耸了耸鼻尖“我花一百万买的呢。”

    陈添宏“我来也没给你打个电话,你在家里做什么呢”

    顾栀“我正准备上课。”

    她解释“我小时候没念书,现在反正也是闲着,就找了个老师教我念念书,认认字。”

    “好好”陈添宏冲顾栀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的女儿,爱学习,比你爹强”

    顾栀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

    “你的老师呢”陈添宏又问,“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让我见见”

    顾栀也正好奇霍廷琛怎么一直不出来,然后霍廷琛就出现在了楼梯上。

    他扶着栏杆下楼,看到顾栀,和顾栀站在一起的那个男人。

    霍廷琛之前本来还觉得顾栀虽然有匪气,是颗歪脖子树,但是好歹也还是个妩媚娇俏的女人,怎么会是陈添宏那种土匪军阀的女儿,结果当现在,他看到顾栀和陈添宏站在一起,两个人的气场,竟然诡异地契合。

    父女感十足,甚至都不用验血,一看就是亲生的。

    陈添宏知道顾栀跟过霍廷琛,老早就在报纸上看过霍廷琛的照片,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所以当他看到那个男人从楼梯上下来时,一眼就认出来是谁。

    顾栀冲陈添宏示意了一下霍廷琛“我老师。”

    霍廷琛站到陈添宏面前,他这辈子出入多少大场合,见过多少人,从来都没有怕过,这次却不由地紧张起来,他冲陈添宏笑了笑,然后伸出手“伯父。”

    陈添宏看着霍廷琛,在面对顾栀时温和的气场收敛,恢复了他征战沙场,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威严。

    他看着霍廷琛伸出的手。

    想到那个低贱的姨太太,以及那个令他一提起来就痛心的,十六岁。

    不要脸的狗东西,怎么下得去手。

    陈添宏冷笑一声,翻了个白眼,拉住顾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