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别人都叫我大纨绔 > 章节目录 第54章 夫人,要不我给你摄个影?
    在陈氏家族内,陈尚斌的母亲地位很高,因为她属于低嫁,娘家在整个西临市范围内都属于一方权贵,陈家能够在第九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与陈母背后的家族脱不开关系。

    陈尚斌的父亲陈林强,也是因为娶了陈尚斌的母亲后才当上区教育局的局长。

    所以在陈家内,陈母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主儿,没有人敢得罪她。

    而且陈母的性格出了名的彪悍,陈父在她面前都是小心翼翼,他耙耳朵的名头,在第九区可是远近闻名。

    今天陈林强下班比较早,高高兴兴的回家,一踏进门就无比肉麻的道“老婆,为夫回来了、今天上班不知为何,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夫人的音容笑貌,甚至想念,半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在后院高压的环境下生活,陈林强拍马屁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好。

    攘外必先安内,不把夫人伺候好,他在家将永无宁日啊。

    陈母瞥了陈林强一眼,没有说话,低眉喝着茶。

    陈林强没有料到被自己这么肉麻的情话攻击,老婆居然能这么淡定,跟她以前不一样啊。他的老婆虽然出了名的彪悍,但也是一个简单直接的人,只要他会哄,很容易就能把她哄的开开心心。

    “老婆大人,为夫来给你捏捏肩,在家呆了一天,应该很累了吧。”

    一招不行,陈林强决定换一招。

    夫妻之间的按摩,哪有可能真的是完全按摩啊。

    不一会儿陈林强就有些不老实起来。

    然而还没有等他把手伸进去,就被陈母一巴掌拍了回去。

    陈林强微微一愣,什么情况

    此时陈林强终于察觉出陈母情绪不对,谁惹她生气了

    不会是陈尚斌那个逆子,没事又招惹他妈不高兴了吧。

    “陈局长,你会摄影”陈夫人淡淡道。

    摄影

    陈林强微微一愣,没有琢磨出来老婆这话什么意思。

    但男人在女人面前,怎么能说不行,就算他不会也要说会啊。

    “摄影啊呵呵,学过一点。年轻的时候我还是学校摄影艺术馆的成员呢,不过现在踏入官场,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摆弄,摄影技术倒是落下不少。”

    男人在女人面前吹牛的时候,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陈夫人闻言却是笑了,望着陈林强道“我看你摄影技术不错嘛,怎么会落下呢。”

    陈林强觉得夫人说话怪怪的,但琢磨半响也没有琢磨出味道来,于是只能顺着话题继续聊下去“摄影技术还行吧,怎么了夫人莫非是想去野外郊游,需要一名优秀的摄影师那没问题啊,为夫愿意充当夫人的御用摄影师,保准比一般的摄影师更强。”

    陈局长拍着胸脯,一副我能行的模样。

    “你还要为我摄影呵呵,行啊好啊好得很”

    陈夫人笑声有点惊悚,有点令人不寒而战。

    陈林强面色微变,什么情况此时他哪里还看不出来,他夫人正处于一种盛怒的状态中。

    陈局长一颗心缓缓往下沉,甚至有些手脚冰凉,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老婆发这么大的怒火。

    但为什么啊

    怎么好端端地就莫名盛怒呢。

    “夫人,为夫可有做错什么”陈局长小心翼翼的道。

    “你自己看看,给我好好看看你做的好事,恶心,龌蹉,不要脸”

    陈夫人把一个便携式智脑丢在陈局长的面前,那股被她压抑了几个小时的怒火终于再也压制不住。

    陈局长一脸懵逼地捡起那台智脑,仅仅只是扫了一眼,整个人就如遭雷击,面色剧变。

    “夫人,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妈”

    陈夫人刚刚还端庄贤淑的坐在椅子上,下一刻就直接飞了起来,一脚踹在陈局长的肚子上,将他踹的飞出十几米。

    陈夫人的彪悍,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直接就口吐芬芳,直接就飞起踹人。

    压制了几个小时的怒火,终于再也压制不住。

    怒不可揭的陈夫人,直接上演家庭式全武行。

    陈夫人性格彪悍,直来直去,但修为也是真的高啊。

    虽然不是上人,但战斗力也是杠杠滴,陈局长莫说不是陈夫人的对手,他就是比陈夫人强,在老婆面前也丝毫不敢还手啊。

    于是,陈家庄园里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家庭式内部纠纷。

    隔着几百米都能听见陈局长的惨叫声,那叫一个惨无人道,那叫一个触目心惊陈家族人没有一个敢上前去劝架,全部都躲的远远地。

    当然,并不是彻底离去,只是躲的远远地听墙根。

    那么凄厉的叫声,隔着再远也能听见啊。

    一个小时后,陈局长步履蹒跚,踉踉跄跄地从家里走出来。

    他从院子角落里摸出一根大铁棍,径直就往陈尚斌的主宅处走去。

    “那个孽子呢陈尚斌那个孽子呢给我滚出来滚出来”

    还没有进门,陈局长撕心裂肺的怒吼声就已经响起。

    院子里的下人们一个个吓得面色发白,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眼睛里满是惊恐。

    “孽子呢那个孽子死哪去了”

    陈局长在院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陈尚斌的踪影。

    “三爷,陈陈少前前天就出去一直没有回来。”

    陈尚斌的起居侍女,结结巴巴,哭丧着脸,硬着头皮说道。

    “好啊天天出去鬼混。你行啊,你可真行,这回我不打断你的腿,我他妈就跟你姓。”

    陈局长拎着一根大铁棍,站在陈尚斌的屋子门口,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脸上浮肿,上面全是巴掌印儿。表情扭曲而狰狞,那模样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去全都给我出去,把那个孽子给我抓回来,一个小时后我如果没有见到他,我把你们的腿也打折了。”

    陈局长大声怒吼。

    陈尚斌开着车疯狂地在高速上奔驰,开足最大马力往家里赶。

    他身上冒着虚汗,脸色苍白如纸。

    嘴里一直念叨着希望还来得及,希望还来得及

    他的那台智脑,已经被他泄愤式的粉碎了。

    他此刻只有一个念头,立刻回到家,赶紧回到家,像母亲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