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无序诅咒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小偷
    找了个借口回到房间内,站在书桌前翻看,没有东西丢失,进入卧室内,迅速拉开抽屉,里面剩余的一些钱都还在,同样没有丢失。

    “他什么都没有拿走,只是翻看了一下书桌上的书,其中一本书看了很久,然后在卧室的书桌抽屉里面翻了翻。”

    本杰明跳到了卧室内的书桌上解释。

    对方进入了卧室并且打开了抽屉,意味着发现了卧室书桌抽屉内的钱,但没有带走,而且还在屋外的书桌上翻看某些书籍。

    迅速从卧室出来,看着外屋书桌上摞在一起的书籍,几乎完全还原,丝毫看不出被人翻动的迹象。

    “就是那本你经常翻看的书。”

    本杰明又跟着出来跳到了屋外的书桌上,用爪子拨弄着秩序法典的一角。

    “对,就是这本,那个时候我就坐在火炉旁边取暖,他的脸完全被斗篷挡住,看不到面孔,不过他手指戴着一枚五彩宝石镶嵌的戒指,宝石上有一小块缺口,很容易辨认。”

    这样的情形反而让罗宁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钱财没有丢失意味着对方的目的并不是财物,说明并非是一般盗窃财物的小偷,关注点放在书桌上的那些书上,他的目的是什么

    略一思索他迅速冲出房间,来到了冬妮娜的家,进入自己居住的冬妮娜卧室内,卧室内一切如旧。

    不过没有办法判断那名小偷是否进来翻动过。

    这个时候屋顶的房梁上发出吱吱的叫声,富兰克林和他的同伴们看到了年轻人之后立刻从房梁上爬下来。

    “主人,今晚大多数居民都出门不在,我还以为你要等很久才回来呢。”

    富兰克林用两只前爪扒拉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有些情绪。

    “您弄得那些新鲜玩意让那些居民家里跟白天一样,这对我们以后寻找食物造成了影响,”

    罗宁此刻只想知道关于小偷的事情,迅速询问。

    “你们在这里呆了多久”

    富兰克林略一思索。“大约一个小时,我想跟您商量一下,能不能去掉那些会发光的东西,方便我们找东西吃。”

    无视了富兰克林的请求,罗宁继续追问。

    “在此之前我这里有没有人来过”

    富兰克林摇头。“除了您,没有任何人来过。”

    罗宁坐在了床边,长舒了一口气,那名小偷来这里的目的不是钱财,而是关于自己一些信息,不过对方没有料到自己现在住在冬妮娜家里,所以包括此前的日记和地图资料,还有新力量体系的研究资料都转移到了这里。

    什么人会对自己如此感兴趣

    会不会先前离开的赏金猎人或者他的同伴

    这个想法很快被他从脑海中剔除,从接触的这段时间来看,赏金猎人虽然谈不上完全信任,但至少有信任基础,不至于这么做。

    最重要的一点是赏金猎人知道自己能够跟动物交流,按照本杰明所说他亲眼目睹了小偷的行为,如果是赏金猎人或者他的同伴,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将本杰明杀死。

    更不会是女巫或者女巫的同伴,理由同上。

    比起自己被人盯上,他更倾向于女巫被某些人盯上,毕竟自己进入新力量体系的事情除了女巫和赏金猎人之外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女巫进入新力量体系时间已久。

    什么人会对女巫如此感兴趣

    想起外面的露天庆祝活动还在继续,他起身离开,回到了宴会现场。

    方才坐下,女巫立刻靠过来。

    “怎么回事本杰明跟你说了什么,看你急匆匆离开,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

    罗宁迟疑了一下小声询问。

    “你有没有什么很重要的对手存在或者说很关注你的人”

    “当然,就是我很快需要面对的必然事件对手黑铁军统帅阿金斯”

    话说到一半,聪明的谢丽尔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立刻皱起眉头询问。

    “刚才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罗宁将刚才的事情述说了一遍。

    谢丽尔陷入长久的沉默,片刻后做出推断。

    “按照你所说,我没有其他的敌人存在,有可能是阿金斯关于必然事件的梦境提醒已经足够清晰,清晰到出现了具体的地方,所以他派人来这里查探对手的资料。”

    这就意味着女巫假借自己表妹身份突然对阿金斯发动突袭的计划是完全失败的,偷袭已经变成了互相有一定防备的阵地战。

    这样一来自己也会被卷入其中,一旦阿金斯凭借黑铁军的人数优势解决了女巫,向女巫了庇护身份,同时还住所的自己也会成为陪葬品。

    罗宁想到这些之后有点头疼。

    这个时候女巫露出坦诚的笑容。

    “其实你不用担心,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将你卷入其中,自始至终你不会有任何危险存在的。”

    罗宁讶异。

    “为什么”

    谢丽尔撩了撩在微风下有点杂乱的秀发,注视着那些对危险一无所知依旧在欢呼雀跃的镇民们。

    “你忘记了你的身份了吗”

    罗宁依旧不明白,无奈惨笑。

    “什么身份秩序教会的成员如果那位阿金斯真的如你所说是个暴君的话,他才不会在乎为他的对手身份庇护的人同样是他的盟友秩序教会成员。”

    谢丽尔发出嘲弄笑声。

    “有时候你的脑袋很聪明,但有时候你的脑袋很愚蠢,我指的不是秩序教会成员的身份,而是你觉醒者的身份,这个身份能够保证你安然无事。”

    罗宁被女巫借机嘲讽了一下,有点尴尬。

    “你可以说的再明白一点吗”

    谢丽尔凝视身旁的年轻人,变的严肃认真。

    “你还记得觉醒者的必然事件不相干人员不能插手,否则会沦为诅咒者这条规则吗”

    罗宁点头。

    女巫继续解释。

    “既然如此,你是觉醒者,你的下一次必然事件肯定会牵扯到另外一名觉醒者,而被牵扯到的觉醒者的必然事件也会牵扯到你。”

    这并没有什么问题,罗宁继续点头,认真聆听。

    “如果阿金斯因为你向我了身份庇护而杀了你,那么就等于他帮助你的必然事件中会出现的那名觉醒者,参与了他的必然事件,到时候阿金斯也会变成了诅咒者。”

    罗宁觉得这个说法似乎有点问题。

    “如果他指示他的士兵杀了我呢”

    谢丽尔陷入了长久的沉思,憋了很久起身。

    “我想他还没有你这么聪明。”

    等到女巫的背影消失在灯光下,罗宁收回目光看着那些依旧载歌载舞的镇民们。

    “必须想办法尽快确认小偷的真正身份。”

    接下来几天罗宁做的事情很简单,除了向孩子们教学之外,还向镇子上的居民们大肆宣扬自己很多的东西都搬到了冬妮娜的家中,同时还告知镇民们,表妹“谢丽尔”会短暂离开几天,期盼小偷得到信息之后能够再次光临。

    虽然听起来有些运气成分,但这是目前唯一能够确定小偷身份的便捷办法。

    女巫谢丽尔暂时躲起来,罗宁坐在房间内翻看着秩序法典,仪式魔法禁锢已经练习的足够熟练,三种药剂的配置基本上已经掌握,必须学习更多的旧力量体系魔法,用来应付以后有可能发生的战斗。

    坐在火炉前,喝着茶水,外面已经是深夜,寒冬即将过去,春季即将来临,气候没有此前那么寒冷。

    原本安装的路灯暂时被关闭,方便那名小偷行事,对外的理由是路灯的耗电量太大,会影响镇民家中电灯泡的稳定。

    翻开秩序法典,仪式魔法禁锢翻阅之后接下来是仪式魔法枯萎。

    按照书上面的解释,枯萎能够让人的身体快速枯萎,进入老年状态,使用目标是对手,让对手的所有属性迅速下降。

    仪式魔法枯萎的效果要比仪式魔法禁锢所持续的时间更长,可以达到三十秒左右。

    将书籍上所说的那些吟唱词记住,在胸前刻画了几下仪式魔法枯萎的复杂图案,然后开始吟唱。

    魔法对应的目标是正在书桌旁边呼呼大睡的本杰明,这也是目前唯一能够试验魔法的生命体。

    第一次失败

    第二次失败

    第三次同样失败

    连续失败三次,罗宁有点泄气,重新查看仪式魔法枯萎的图案,同时将吟唱词重新阅读了几遍。

    第四次尝试

    随着吟唱,复杂的图案在空气中刻画,当图案刻画完毕,吟唱结束之后面前趴在桌上的本杰明快速老化。

    从原本光滑的皮毛变的杂乱,肥胖的面颊慢慢瘦削就能够看出来魔法起作用了。

    伸手戳了戳本杰明,睡梦中的本杰明苏醒,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浑浊的瞳孔在明亮的灯光下变得暗淡无光。

    就连本杰明的声音也变得十分苍老,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坐在桌上,晃动着尾巴,发出如同八十岁老人一样的苍老声音。

    “已经等了很久,我想小偷应该不会再光临了。”

    听着苍老无比的声音,罗宁好笑。

    本杰明似乎也意识到什么,起身走了两步之后蹲在桌上气喘吁吁。

    “怎么回事,我的声音变得好奇怪,而且我现在走路相当吃力。”

    罗宁当然不会告诉本杰明真相,随意找了个理由,思索着仪式魔法枯萎的洽谈用途。

    仪式魔法枯萎的作用是让人进入老年化,如果对自己使用的话是不是会立刻进入苍老状态,这样能够达到易容的效果。

    想到这里正打算在自己身上实验的时候,一只耗子从房梁上趴下来,是富兰克林,神色相当激动。

    “主人,你要找的小偷来了,就在冬妮娜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