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 > 第14章 第 14 章(修)
    沈自离不知心中是何感受,似乎有些隐隐作痛。第一次有人会为了他而哭,第一次有人这么在乎他,他也是在别人的世界里存在的吗

    池怀想不明白沈自离为什么会突然走上来,现在还和她并肩走在路边,虽然二人之间隔着一辆自行车,但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沈自离气质偏冷,看上去不怎么容易靠近。

    池怀垂着眼眸,不敢去看沈自离。

    二人走到路口,沈自离的脚步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少女纤细的脖颈便立马收回了视线。

    “你”

    沈自离本来想问问池怀为什么要帮他,但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他害怕池怀的答案不是他最想要的。

    池怀抬起澄澈的眼眸等着沈自离的下一句话。

    “再见。”沈自离迈腿坐上自行车,淡淡的留下二字。

    他心脏跳的厉害,这是他第一次与池怀相处这么长时间,池怀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厌恶,陪着他走完了这条路。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希望这条路再长一些。

    沈自离一直目视着前方,若不是旁边没有别人,池怀都要以为沈自离不是在和她说话了

    池怀望着少年离去的身影,小声说道,“再见。”

    少女声音轻的几乎可以被微风吹走。

    池怀收回视线,清丽的面容被灯光打亮,她骑上自行车还没有走出去太远,沈自离拐了个弯又回来了。

    微风拂起沈自离的发丝,暖暖的吹在脸上,这个时间,他本来应该去快餐店打工,他是按小时被付工资,现在已经晚点了,通常沈自离不会无缘无故旷工,因为他太需要钱了。

    沈自离悄悄的跟在池怀身后,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沈自离走到一半又骑着自行车回来,是因为他见天已经黑。他们的小区比较偏僻,晚上社区内漆黑一片。

    沈自离望着少女的背影,眼眸暗了一下。

    他有些放心不下。

    月亮洒下薄薄的一层霜。

    空中又落起了小雨,淅淅沥沥。

    池怀推着自行车,疲惫的走到了居民楼下,发丝被打湿了大半,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她特别倒霉的缘故,自行车刚骑到社区门口车链子就掉了。

    池怀一路淋着雨推着自行车走回家的,她锁好自行车,现在雨越下越大,池怀打算明天再修自行车的车链子。

    楼道内的灯最近几天坏掉了,之前池怀从来没有回家这么晚过,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

    池怀跺了几下脚,见楼道里的灯不亮,她只能小心翼翼的摸着墙壁,一点一点试探着上着台阶,正当她看不清前方模糊的台阶的时候,一道很浅的光从身后的楼道窗户照了进来,虽然很微弱,但是池怀看清了前面的台阶。

    楼下,沈自离拿着手电筒,淡淡的光透过落满灰尘的楼道窗户,笼罩在少女周围,驱散了黑暗。

    池怀回头望去,白茫茫的光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只能模糊的看到一抹身影。

    池怀没有多想,借着光快步走向家门。

    沈自离看到池怀的家的灯亮了起来,他才放下手中的手电筒。

    黑暗中,少年轻扬着嘴角,他微微抬起手,冲着少女离去的方向挥了挥手,即便少女已经看不到了。

    雨滴从发梢上滴落,沈自离摸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目光落到了那辆蓝色的自行车上。

    池怀回到家,发现客厅的电视被打开了,白思成没有开灯,昏暗的客厅里只有电视发出的各种颜色的光。

    电视的声音很小,似乎听不到,只有画面在不停的换着。

    黑暗中,池怀看到少年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尾巴挂在沙发的边缘上。

    池怀打开灯,客厅瞬间便亮了,但白思成依旧没有回头。

    池怀刚想走过去,便发现地上都是水渍,蓝色的转椅翻到在地上,一片狼藉。

    池怀小心翼翼的躲过地上的水渍,走到白思成的身前。

    少年将头埋在手臂里,渐变的尾巴此时都变成了深蓝色,和少年的眼眸一样的颜色。

    池怀注意到白思成尾巴根部的一个地方颜色有些奇怪。

    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沙发上多了几颗圆润的粉色珍珠。

    “白思成”池怀看着少年墨蓝色的发丝凌乱的贴在脖颈处,想着下次给他找个头绳扎起来会比较方便。

    白思成身子一绷,他缓缓抬起头,眼眸里干净的不受任何尘埃沾染。

    今天,池怀回来晚了。转椅是他用尾巴打到的,地上的水也是他故意撒的,他见池怀迟迟没有回来,他还以为池怀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以为他被池怀永远的丢弃在这里,池怀答应照顾他的话不过都是在哄骗他,他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

    在变成人鱼的形态后,他必须要和人类住在一起,不然他会老的很快。

    白思成以为池怀嫌弃他了,连带着也讨厌他哭出来的珍珠,可是这些珍珠是他唯一能够给池怀的了。

    天色越来越黑,白思成越想越伤心,就窝在沙发上流起了眼泪,滚落到沙发上就变成了一颗颗的珍珠,但是他要珍珠有什么用呢

    池怀她不喜欢。

    白思成缩了缩尾巴,脸色有些苍白,他哽咽的说道,“我以为你不回来”

    可是少女回来了,虽然衣服弄的很脏。

    白思成眼眸中的光点慢慢的湮灭,他以为池怀不会回来了,所以他拍倒了转椅,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以此来撒气。

    但是等到他冷静下来后,他忽然发觉家里好安静,安静到他甚至能够听到他的心跳声。

    他自己一个人在家好无聊,什么都不想做,连饭他也少吃了两碗。

    他一直在等池怀回家。

    白思成眼底氤氲着一层水雾,本是长着锋利的牙齿的美人鱼现在看上去竟有些可怜。

    “我没有给你买到鱼食,就去排队买了一只烤鸡。”池怀提起手中的烤鸡袋子给白思成看了一眼。

    白思成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池怀身上,似是害怕池怀会突然不见。

    “所以你没有想过再也不回来,是吗你只是去买烤鸡了”

    池怀有种笑不出来的感觉,明明白思成的问题有些可笑,这里是她的家,她怎么可能不会回家呢但是她还隐隐有些心疼,少年太过患失患得了。

    “这里是我的家,我不会不回来的。”池怀伏下身子,安抚着白思成。

    白思成狠狠的咬着薄唇,他鼻子一酸,没有忍住,眼泪流了下来,滴落下来的眼泪瞬息间就变成了一颗颗圆润美丽的珍珠。

    “我把你的椅子弄倒了,还把家里弄成这样,你肯定生气了”白思成声音即哽咽又沙哑,“你肯定后悔答应我的事情了。”

    池怀看着不停滚落而下的珍珠,慌了神。她也顾不上什么了,急忙用手背帮白思成抹去眼泪,但是白思成哭的更厉害了,不一会儿,白思成坐着的沙发周围就都是大小不一的珍珠了。

    池怀没有办法,她叹一口气,一把捧起白思成的脸,捏起他脸颊上的肉,轻轻拉了一下,“别,哭,了。”

    自产珍珠却不自知的白思成果真不哭了,他眼中含泪的看着池怀。

    作者有话要说  啾啾啾啾

    人鱼:我负责软与嘤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想吃好吃的 15瓶;清欢 5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