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 > 第15章 第 15 章
    白思成的脸颊被池怀拉的微微有些变形,池怀见白思成终于不哭了,她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据说美人鱼失去太多眼泪珍珠会变得残暴无边,她可不想现在就被眼前的美人鱼吃掉。

    池怀捧着白思成有些冰冷的脸庞,“听着,白思成,我答应会照顾到你长出双腿,就一定不会反悔。”

    “我可能会因为一些事情生气,但是这并不能代表我就反悔了。”

    白思成甩开池怀的手,含泪的眼眸中倒映着少女的身影,他扬起嘴角,那苦涩的笑中夹杂着嘲讽,“池怀,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要是不想我待着这里,或者嫌弃我珍珠少的话,直说就是了。”

    池怀拿会双手的时候,脸上的温度渐渐消失,他心中莫名的多了一丝的贪恋。

    白思成指着沙发上光泽冰冷的珍珠说,“现在,这些都是你的了,你满足了吧”

    少年越说越激动,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曾经他梦到过也有一个女人答应过要照顾他,女人每次向他讨要珍珠,他尽可能的满足女人的各种要求,可是那个女人越来越贪婪,不知满足,甚至还想要他的皮肉当做治病的良药卖钱。

    梦的最后,他一气之下收回了所有的珍珠,逃了出来。

    白思成一下子将心中的话全部说了出来,眼眸因为发怒有些泛红。

    池怀沉默了一会儿,蹙着站起身,把地上的水渍擦干净,然后蹙着眉头走回了房间。

    白思成在池怀起身后,才看到池怀衣服上都脏兮兮的。他蜷缩着身子,明明他们人鱼是不畏寒的,但是他为什么还会感到一丝冷意。

    客厅又只剩下了白思成。

    白思成知道自己惹池怀生气了,估计待会他就会被池怀赶出去吧

    那又怎么样反正和一个贪婪的人住在一起,他也会白白消耗他的珍珠,和死在外面又有什么区别。

    白思成指尖死死的扣紧沙发坐垫上,他无力的垂下头。

    忽然一道清脆的开门声音引起了白思成的注意,他抬起头,看到池怀穿着印着世界地图的睡衣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池怀注意到白思成的目光,她垂下眼眸,拽了拽衣摆。这间睡衣是她从衣柜最里面找出来的,因为睡衣上印满了世界地图,整个睡衣从远处看就只有蓝色和绿色,像极了地球仪。

    大概是原主不喜欢才会把睡衣收起来,池怀倒是挺喜欢这种风格的,很有个性。

    “不好看吗很奇怪”池怀嫌校服太脏了,所以就先回房间换了个睡衣,她看白思成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她还以为自己穿这件睡衣很奇怪。

    难道真的很精神玷污

    “不奇怪,很好看。”白思成愣了一下,话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睡衣的蓝色和他尾巴的颜色很接近,把头发散开的池怀看上去五官更加柔和。

    “你没有生气吗”

    他做错了事情,还用那么恶劣的语气对池怀说话,他以为池怀是生气了,不想要看见他,才回到了房间,没想到池怀只是去换了一件睡衣。

    池怀目光落在沙发上大小不一,但都圆润的珍珠上,从中挑了一颗最大的,“如果你觉得不安心的,那我就收下你这个珍珠,当做我照顾你的报酬,好吗”

    既然白思成一直不能相信她,她干脆就暂时收下白思成的珍珠,等到他拥有了双腿,她就把珍珠再还给她。

    “真的”白思成睫羽上还挂着泪珠,眼眸中雾蒙蒙的,他感觉到池怀手心的温度,很暖。

    池怀真挚的点点头,发丝悄然滑落肩头,她瓷白如雪的脸颊上泛着粉润。

    白思成垂下眼眸,“对不起。”

    池怀见终于哄好了白思成,不免的松了一口气,她直起腰看着沙发上成堆的珍珠,发自内心的问了一句,“真的不能哭回去吗”

    池怀扶起转椅,她已经在网上帮白思成挑选了新的轮椅,虽然有些小贵,但很快白思成就可以在家里更方便的一动了。

    池怀坐到了白思成的身侧,沙发明显的陷下去一块,白思成缩了缩尾巴。

    但池怀却抬手覆上了白思成尾巴的根部,那一块颜色特别深。让池怀没有想到的是白思成的尾巴很柔软。

    “你这里怎么了”

    尾巴上的触感痒痒麻麻的,白思成脖根处泛起一抹红晕,他有些气急败坏,但是这次他没有摆动尾巴,只是撇开头,声音沙哑的说,“刚才不小心伤到了。”

    是他故意把转椅碰倒的时候,把尾巴给磕伤了。

    “疼吗给你抹点药”池怀不知道人鱼可以用人类的药物,她温柔的抚摸过白思成的尾部。

    不知怎么,白思成的脸红得更厉害了,他想收回尾巴,可是沙发总共就那么大点地方,他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退了。

    “不用,明天就会好了。”他的自愈能力很好,还有就是,如果池怀真的给他擦药的话,池怀肯定又会摸他的尾巴。

    白思成轻咬下唇,睫羽颤了几下,“你别摸我的尾巴很奇怪。”

    池怀摸他的尾巴,他没有感到不舒服,相反的是有些太舒服了,这感觉很奇怪。

    池怀收回手,她觉得手感不错就多摸了几下,没想到会让白思成不舒服,“抱歉。”

    白思成的尾巴柔软,而且凉凉的,不是冰那种刺骨的冰凉,而是玉般温润的凉,摸上去很舒服。

    还有一点点上瘾。

    尽管白思成已经多次拒绝了,但池怀觉得还是抹点药比较好。白思成拗不过池怀,只好把红透的脸埋在抱枕里,手指扣在抱枕里,发丝下的耳畔泛着粉红,他有些可怜兮兮的问,“可不可以快一点”

    “好的,我很快的。”

    池怀把白思成的尾巴放到自己膝盖上,用棉签仔细的给白思成擦着药水,她以为白思成是害怕疼,所以手下的动作快了些,完全没有想到白思成催促她是因为她自身的缘故。

    少女的手总是若有若无的蹭着他的尾巴,而且

    白思成不敢一动自己的尾巴,因为他蓝色的尾巴正压在池怀的大腿上,少女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衫,晕染在他的身体上。

    这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尾巴似乎比以前都要柔软,而且已经不太受他的控制,他明明想要微微抬起尾部,不触碰到池怀的身体,可是尾巴现在柔软的像是一滩水一样,完全不听他的使唤。

    白思成脸红的厉害,旖旎艳丽,原本已经不流泪的眼眸又浮起一层水雾,他把头埋的更深了,既然控制不了尾巴,就只能任由池怀给他擦药了。

    池怀速战速决,她见白思成那么用力的抱着抱枕,以为白思成真的很疼却不说出来,池怀就更加心疼白思成了。

    看把人鱼疼的,脖子都红了。

    池怀轻柔的抬起白思成的尾巴,她站起身来,将药瓶收好。池怀洗过手后,将烤鸡放到盘子里。她害怕白思成会再次伤到尾巴,毕竟白思成的尾巴摸上去那么柔软,应该会很容易受伤。

    池怀搬了个小桌子放到沙发上,再把烤鸡放了上去。

    池怀“低一下头。”

    白思成不知道池怀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的低下了头。他的皮肤很白,看上去有种白玉的质感。

    池怀的靠近,让白思成绷紧了全身,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少女的呼出的气轻轻的打在他的耳畔,让他坐立难安。

    池怀拿下手腕上的头绳,将白思成墨蓝色的发丝扎了起来,头绳上坠着一颗小草莓,镶嵌在上面的钻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好了,这样你吃饭的时候就方便许多。”

    池怀之前看到白思成略长的发丝总是会从他的耳后滑落,现在绑起来,吃饭的时候就不会再滑下来了。

    将头发扎起来的白思成露出了耳朵和脖颈,俊美的五官少了些清冷,但依旧矜贵。

    白思成抬手摸了摸头发上的头绳,一点点暖意在手心化开。

    好像人类也挺好的。

    白思成每次都吃的很多,池怀吃完后都是等着白思成吃完,再去刷洗盘子。

    白思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肚子,他也知道自己吃的很多,和池怀比起来,他一顿就可以抵池怀吃的三顿。

    白思成低着头,脖颈处的脊骨微微凸出,他眼眸微动,“我吃的有点多,你要不要再拿一点珍珠。”

    “我还有很多呢,真的”白思成害怕池怀不信,他抓起一把珍珠给池怀看。

    听说人类的食物有点很贵,他害怕池怀到最后会被他吃穷,就不要他了。

    池怀从口袋里掏出那颗圆润的粉色珍珠,她笑了笑,“我已经拿过一颗了,我要着一颗就够了。”

    粉色的珍珠在少女纤细的手指的衬托下,更加的耀眼夺目,白思成愣愣的看着那颗珍珠,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珍珠还可以这么美丽。

    作者有话要说  唉越写越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