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 > 第17章 第 17 章
    池怀走下楼梯,一位穿着精致,举着优雅的女人站在楼下,她与周围破旧的楼房格格不入。

    谭妈再看到池怀的时候,有些憔悴的面容上多了一份温柔的笑意,“怀怀。”

    之前,池怀因为喻子平的事情,和他们闹得不愉快,他们仔细想过了,因为一个外人,而闹得他们和女儿不和,这不值当。

    花了这么多年才将池怀找到,谭妈只想好好弥补这些年亏欠池怀的。

    谭妈明明有很多话想和池怀说,但见到池怀之后,反而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谭妈替池怀打开车门,所有关于池怀的事情都是她亲自做,不假借其他人之手。

    坐在豪车上的池怀有些惴惴不安,她悄悄打量着身边的谭妈,微启唇瓣,“妈妈”

    池怀的一声“妈妈”,听得谭妈眼眶发红,她越发的想要补偿少女了,若是这次池怀还是见不惯喻子平的话,她就把喻子平送到别处去住。

    池怀目光微动,有些局促,她想着之前谭妈说的话,越想心中越不平静。

    听谭妈的意思,谭妈已经遵照原主的要求,把喻子平赶到低下的杂物间了。

    苦情文里的喻子平就是因此常年蜗居在没有一点阳光的杂物间里,整天活在黑暗之中,吃的饭是冷的,被子都是潮湿的,甚至有一次发烧生病都没有人发现他,到最还还是佣人发现他烧的厉害,送他去了医院。

    那天恰巧是喻子平的生日,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连他自己都被其他人给遗忘了。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喻子平开始记恨上了原主。

    “妈妈。你说喻子平去杂物间住了。”池怀想要阻止后面的事情发生,就必须先让喻子平从杂物间搬出来,这件事应该不会太难,因为谭爸谭妈十分疼爱女儿,再无理取闹的要求,他们犹豫片刻都会答应女儿。

    谭妈想要抬手摸摸池怀,但一想到上次池怀和他们生了那么大的气,她还是收回了手,“是,妈妈已经把他赶去地的杂物间了,他不会再惹你心烦了。”

    “爸爸和妈妈最爱的人始终都是你一个。”

    谭妈知道池怀是因为误以为他们疼爱喻子平胜过爱她,他们已经向池怀解释过了,但池怀还是不信,他们也只好先把喻子平赶去了低下杂物间,毕竟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他们给喻子平住处和学费,已经对他很好了。

    池怀摇了摇头,“妈妈,能不能让喻子平搬回他原来的房间”

    怪不得原身能够成为恶毒女配,这谭爸谭妈也是相当给力,女儿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谭妈愣了一下,一时之间猜不透吃的真正意思,她还以为池怀在生气说反话,“放下怀怀,妈妈只爱你个人。”

    池怀一听就知道谭妈误会自己的意思了,“我是真的想让喻子平搬回来,不想让他住在地下杂物间。”

    谭妈虽然不明白池怀为什么这么做,但她还是顺从池怀的意思。

    下车之后,池怀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别墅前有人工湖,后面是茂密的树林,空气清新。

    谭妈领着池怀走进了别墅,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许多精致的饭菜,看上去就很好吃。

    谭妈说谭爸出差了,暂时会不来。

    池怀点点头,她坐在餐桌旁,却没有动筷子。她左等右等,都不见喻子平的身影,不免有些着急。

    谭妈看出池怀的心不在焉,她给池怀夹着菜,“怎么不吃是不是不喜欢,我再让他们去做点别的。”

    “妈妈,喻子平呢他不吃吗”池怀看着眼前逐渐变凉的饭菜,想起苦情文中的喻子平吃的都是残羹冷饭,而且有时还是剩菜剩饭。

    原主欺负喻子平,连带着佣人们也不敢对喻子平好。

    谭妈愣了一下,她想着上次池怀那么反感喻子平,她就没敢派人去叫他。

    “怀怀想见他吗妈妈这就去叫他。”

    “妈妈”池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觉得还是先和谭妈讲清楚些会比较好,“我并不讨厌喻子平,上次我发脾气是因为心情不好,不怪喻子平,怪我自己”

    谭妈笑着安抚池怀,“好,我都知道了。”

    谭妈以为池怀是害怕在她这里留下不好的印象才这样说的,其实心里还是不喜欢喻子平,但是为了不想让她觉得为难,池怀才迫不得已的做出了让步。

    天真的池怀真的以为谭妈了解了自己的意思,却不知道原本的苦情文给谭妈“宠女儿,凡事都以女儿为重”的设定多么根深蒂固。

    谭妈放下筷子就去找喻子平,她想着叮嘱喻子平几句,千万不要像上次那样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池怀无聊的在餐桌旁坐了一会儿,谭妈和喻子平没有出现,她也不动筷子。

    直到她看到跟在谭妈身后,样貌清秀的少年,他眉毛的颜色很浅,唇下有一颗痣,身上的衣服并不破旧,反而像新的一样,身形也没有像苦情文里描写的瘦到脱形,池怀才放下心来,她真的很害怕苦情文里的剧情会提前发生。

    有了沈自离的例子,池怀知道不仅她不可以做那些恶毒的行为,她还要防止其他人做。

    想到沈自离的池怀眼眸暗了一下,她也不知道书的找回有没有影响到他未来的改变。

    喻子平走进了些,池怀才发现少年发丝遮掩下的额间有一块很大的烧痕,灰紫的伤疤布满了喻子平的额头,池怀这才想起苦情文中的喻子平遭遇了一场火灾,虽然并没有性命之忧,但脸上被烧伤了很大一块。

    等池怀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盯着喻子平的伤痕看了太长时间了,她明白喻子平内心的敏感,她立马移开视线。

    但喻子平还是察觉到了,他微不可查的低了低头,额间的碎发扫过丑陋的伤疤。他目光晦暗,略有些凉薄之意,指腹狠狠的捻在一起。

    很丑吧

    他永远都不能忘记池怀曾经指着他的伤疤,嘲讽他的丑陋。

    即便他已经很努力的去不在意了,可是当别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他还是会止不住的难过。

    会有小孩见到他狰狞的伤疤被吓跑,会有人在他背后小声的议论着,他已经很努力的当做没有听见,没有看见,但还是

    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喻子平抬起眼眸,那眼中的寒意让池怀“虎躯一震”。

    果然被讨厌了。

    池怀qaq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上网课,上网课好累人啊

    谢谢灌溉,爱你们,啾啾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寒鸦如泣 110瓶;qjf2018 5瓶;ihicf 2瓶;白山尧、金枝钰叶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