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 > 第19章 第 19 章
    临近月末,学校举办了运动会。

    阳光透过云层撒在看台上,刺眼毒辣。

    发丝稍有些凌乱的少年坐在看台的后几排,少年身形有些消瘦,额间的发丝在少年的眼眸中留下一抹淡影,少年过于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一点点的温润。

    沈自离孤僻阴郁的气质和周围热闹的比赛有些格格不入,他孤零零的坐在看台上,其他同学三四人聚集在一起,偷偷的玩着手机,吃着零食,只有沈自离沉默着从书包里拿出书,翻看着。

    阳光越发的毒辣起来,沈自离暴露在阳光下的肌肤泛起一抹不自然的红晕,沈自离不适的垂下了头,阳光照在白色的书页上,极强的反光让沈自离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眸。

    昨天,班主任特意叮嘱过在看台上的时候不允许打伞,避免给班级扣分,但还是有不少人偷偷的拿了,就算没有伞的,也用外套盖在头上。

    只有沈自离腰背挺的笔直,翻开着书上的英语书。他英语是几门课中最差的一门了,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他想要考试之前多利用时间复习英语。

    戴着志愿者挂牌的池怀走上看台,便从人群中找到了沈自离,因为沈自离实在是太明显了,烈日下,只有他一人安静的翻看着书,挺直的腰背似是玉树,他的周围没有什么人,像是其他同学特意规避他一般。

    好像自从上次沈自离在教室里打人之后,大家就更避着沈自离了。

    池怀悄悄的走到最后一排看台,找到自己的书包抱了起来,她拉开拉链,里面有一把黑色的遮阳伞。

    池怀抬眸看向坐在下面的沈自离,少年脖颈红的皮肤因为阳光的照射红了一片,在他瓷白的肌肤上尤其明显。

    池怀攥紧怀中的书包,微微皱起了眉。

    他怎么也不知道多带一件外套,这样还能挡一下阳光。

    班上有人带了遮阳伞,但他们大都是与关系好的同学一起分享,就算没有,也不会有人想起沈自离需要。因为沈自离性格孤僻,从来不主动参加集体活动,他们也不愿意和看起来阴郁的沈自离多相处。

    所以沈自离常常被整个班级忘记在外,比如说班上一起订学习资料,就经常没有沈自离的。

    沈自离就像是多出来的那个,被小说构造出来的世界排斥着。

    池怀悄悄的走到沈自离的身后,见他没有察觉,池怀快速的坐到沈自离的身后。

    池怀想着,要是她主动去和沈自离打一把伞,沈自离很大程度上会拒绝她。就像是她上次送给沈自离的药,虽然沈自离表面上收下了,但估计他也没有用,不然脸上的青紫应该早就消退下去了,不会还有这么重的痕迹。

    想起这个,池怀就多多少少的有些失落,沈自离收下药,也是看在她是女孩子的面上,不好拒绝吧。

    坐在沈自离身后的池怀从书包里拿出遮阳伞,她撑起伞,将伞檐轻轻的向前倾斜,还好伞够大,刚好能将少年的身影勉强遮盖住。

    池怀做的靠前,这样才能恰好将照过来的阳光替少年遮挡住。

    池怀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不要太刻意,她这是在给自己打伞,伞自己“恰巧,不小心”将沈自离的阳光也挡了下来而已。

    微风带着热气拂面而来,沈自离想要翻书的手微微一顿,白色的页面不再反射阳光,他的身上也多了些清凉,阳光灼热般的照射没有了。

    沈自离神情顿了一下,他下意识的微微转头看去,便见梳着马尾的少女戴着耳机,手里撑着伞柄,目光好似落在操场上,脸庞刚刚被暴晒过,还有些微微泛红。

    池怀手中的遮阳伞恰好帮他也遮住了大半阳光。

    池怀像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沈自离的视线,戴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沈自离也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他重新坐直身子,只是这次略有不同,他坐的靠后了些,背微微弯了下去,靠在靠背上。

    沈自离压住想要上扬的嘴角,虽然刚刚回头的时候,池怀故意没有看他,但是他看到了池怀似是紧张将手指扣着怀中的书包。

    池怀撑着遮阳伞,却将自己半个身子露到了外面,但是原本落在他身上的阳光没有了。

    沈自离故意向后移了移身子。

    他身上清凉了许多,书面也不再反射光,心中似是甜甜的,暖暖的。

    以前从来没有人在乎过他,他生病也好,受伤也好,被人欺负也好,从来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承受,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感受。

    一开始,他也会伤心与难过,但越到后来,他就习惯了。

    只是被人遗忘而是,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那把伞替他挡住的阳光,让他拼命想要抓住些什么。

    是什么呢

    沈自离想不明白,因为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不再奢求,不再想要任何东西,只是平平淡淡的过着每一天。

    他将自己埋在没有期望的黑暗中,借此躲避每次怀有希望又继而失望,他是个胆小的人,胆小到明明知道他想要的东西只是唾手可及,他都不敢再向前一点。

    他害怕得到,因为得到了就要失去。

    但

    沈自离敛下眼眸,想着少女暴露在阳光下的半边身子。

    若是可以的话,他这次不想放手,即便到最后只是黄粱一梦。

    池怀见沈自离转回去了,她才舒了一口气,她并不想惹得沈自离讨厌她。

    池怀摘下并没有放音乐的耳机,她看着原本腰背挺直的少年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弯下了腰,她微微将伞往后收回来一点。

    池怀不想让自己做得太刻意,表现的自然一点就好,她好像并没有惹起沈自离的怀疑,他也只是往后看了一眼就转了回去。

    因为沈自离身子靠后了些,池怀跟着减小了伞倾斜的角度,这样她也不必被太阳照射了。

    运动会举行两天,池怀想着沈自离第一天没有带伞,那第二天应该也该带着了吧,其实只要在学生会来检查之前把伞收起来,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所以打算的同学还挺多的,尤其是第二天。

    但池怀忙完她志愿者的事情后,她走上看台,便看到气质清冷的少年依旧孤僻的坐在看台上,和昨天一样没有打伞。

    今天的阳光比昨天的还要毒,池怀抱着书包,犹豫了片刻,还是悄默默的从另外一边饶了个大远路,再次坐到了沈自离身后。

    池怀替二人撑开伞,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她这次没有变显的太刻意吧

    比起忐忑的池怀,沈自离拿着笔的手一顿,眼底晕染开丝丝的笑意与暖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啾啾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山尧、金枝钰叶、易言希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