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 > 第29章 第 29 章
    什么都看不到的池怀只能听到喻子平有些歇斯底里的话, 她吸了吸鼻尖, 从喻子平的手背上闻到了很淡的香烟味。

    池怀微微颔首,“不不反悔。”

    就是叫哥哥, 她还是做得到的。

    得到满意回答的喻子平松开了手,他直起一直欺压着池怀的上半身。他想要池怀叫他“哥哥”, 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只能这样威逼利诱。

    大概可以算是威逼利诱吧

    池怀也终于可以离开桌沿边了,刚才因为一直都保持着那个姿势, 手臂有些酸酸的。

    喻子平绕开池怀,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神情不变的搬起桌上的书,还有一些杂物。

    池怀有些错愕的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喻子平,实在是很难把喻子平和刚才恶劣的少年联系起来。池怀见喻子平手中的东西有些多, 她想去帮忙, 却被喻子平躲开了。

    喻子平又换上了淡漠的神情,他避开池怀的眼神,拒绝道“我自己就可以。”

    他叫池怀来到杂物间, 不是真的想让她帮忙拿东西,他只是为了和池怀说那些话。

    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不会接受池怀或是好心或是可怜他的帮助。

    池怀失落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 而后她眼眸一亮,叫住了正打算迈着修长的腿离开的喻子平。

    “哥哥, 我可以帮你吗”

    池怀之前几乎没有说过“哥哥”这两个字, 所以说的时候多少有些陌生。

    喻子平停下脚步, 望着一脸无辜的池怀,他舔了舔上牙。喻子平背后被汗湿了大半,他刚刚手指之所以会是凉的,只是因为他太紧张了。

    池怀见喻子平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她就又补充了一句,“哥哥不能反悔。”

    喻子平眼底划过一丝无奈,他走过去,将基本较轻的书放到了池怀的手中,“拿好。”

    池怀抱着书,弯着眼眸一笑,似是茉莉花香浅淡绵长。

    她不仅是想帮喻子平拿东西,更重要的是她发现如果自己表现出很在乎喻子平的话,谭爸和谭妈还有谭家的佣人都会关注并关心喻子平。

    所以池怀才每次都叫喻子平和她一起吃饭,虽然有她在的时候,所有人只会关注她一个人,但是在她走时候,全家人就会对喻子平多关心一点,可能这一点有些微不足道,但是池怀还是想让喻子平知道,他不是被排除在外的,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关心着他。

    池怀答应喻子平叫他“哥哥”,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包括这个。

    池怀和喻子平拿着东西回到了别墅,正在喝茶水的谭爸看到池怀居然帮喻子平拿书,他微愣之后,将目光放到了喻子平身上。

    喻子平感觉到了谭爸的目光,他皱了一下眉头,这恐怕是他来谭家这么多天,谭爸第一次正视他吧。

    喻子平心中略感奇怪,他没有过多的去纠结。

    池怀陪喻子平放到东西后,她本来想回房间冲个澡,刚刚在杂物间出太多汗了,现在衣服都粘粘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但池怀没有想到,她房间的淋浴坏掉了,她几乎没有在谭家过夜,因为她还得赶回去照顾白思成,所以她房间里的淋浴她从来没有用过,自然也不知道坏了。

    佣人修了半天也没有修好,池怀没有办法,这能抱着衣服去谭妈的卧室洗。

    池怀刚一出房间,便看到喻子平走出了房间,少年发丝上挂着水珠,看样子像是刚刚洗完澡。

    喻子平衣襟半敞,露出线条有些苍白的锁骨,他抬眸看着池怀,难得他开口问,“怎么了”

    “我房间的淋浴坏了,所以想去楼下洗。”池怀抱着怀中的衣服,正要下楼。

    喻子平“去我房间。”

    “嗯”池怀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喻子平。

    喻子平避开池怀的视线,补充道“近。”

    他们两个人的房间挨在一起,确实很近。

    喻子平一般不会让人进他的房间,就算有人去了,喻子平也不会表现出不乐意,但这倒是他第一次请别人进他的房间。

    池怀微愣之后,觉得这样好像的确方便一点,她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是谭妈从一楼走了上来,她从佣人那里了解到了情况,她对着刚要走向喻子平房间的池怀说,“怀怀,到我的房间洗吧。”

    谭妈明明听到了池怀与喻子平之间的话,但是由于苦情文中的设定,她总会忽略喻子平的话。

    喻子平虽然已经习惯了被这样对待,但心中他还是有些难受。

    垂下的双手被少年紧紧的攥住。

    果然,没有人会在意到他。

    池怀脚步一顿,她望着关爱女儿的谭妈,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了,妈妈,我去哥哥的房间洗就好。”

    喻子平敛下眼眸,他松开紧握的手,神情晦暗不明。

    谭妈愣了一下神,她似乎还不习惯池怀对喻子平“哥哥”的称呼。

    “好。”谭妈回过神来,看了看喻子平,然后就下楼了。

    喻子平给池怀让开路,池怀经过喻子平的身边的时候,悄悄的说了一声,“谢谢哥哥”。

    喻子平瞳孔微缩了一下。

    池怀进到浴室后,喻子平独自坐到了床边。

    喻子平听着淅淅沥沥的水声,指腹摩挲在衣摆,最后停留在的口袋上。

    他舔了舔薄唇,有些想抽烟,但是他忘记自己上身没有香烟了。

    过了一会儿,谭妈送来了一盘切好的水果到喻子平的房间。

    喻子平接过水果,却诧异的发现盘子里放了两把叉子。以往谭妈只会放一把叉子,因为水果只给池怀一个人,他从来都没有。

    但是这次谭妈拿了两把叉子,还叮嘱他,“你和怀怀一起吃。”

    谭妈走后,喻子平将切好的水果放在了桌子上,他看着紧闭的浴室门。

    好像有什么改变了

    浴室里的声音逐渐没有了,在喻子平微微愣神的时候,池怀打开了浴室的门。

    池怀穿着睡裙站在门口,湿漉的发丝还在滴水,少女小巧的下颔上还粘着晶莹的水滴。

    “哥哥”池怀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喻子平,无意识的开口叫到。

    少女脸颊微微泛粉,眼底氤氲着水雾。

    喻子平站直身子,他目光下移落在了池怀手中的吹风机上。喻子平目光暗了暗,他径直走了过去,从池怀的手中拿过吹风机。

    池怀不解的抬头看着喻子平。

    喻子平绕到池怀身后,手指拢开贴在池怀脸颊上的发丝,淡淡道“给你吹头发。”

    喻子平以为池怀叫他“哥哥”,就是希望他可以帮她吹头发。既然他们两个人都约定好了,他自然会满足池怀的一切要求。

    更过分一些也无所谓。

    只是无意识唤了一声“哥哥”的池怀“”

    她其实可以自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