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 > 第34章 第 34 章
    被迫把脸埋在喻子平雄起的池怀蹙起了眉。

    等等,不许反悔什么?

    你真的知道我要表达的意思吗?

    池怀想要抬头头,却又被喻子平按回了怀中,少年的怀里暖暖的,有着淡淡香烟的味道。

    “别动,好吗?”

    喻子平曾对池怀说过很多次不动,但是这次是他语气最轻的一次,仿佛他说出话的话只需要一阵小风,就可以吹散。

    喻子平闭了闭眼眸,将眼底的湿润遮盖住。即便站在这样的烈阳下,他也时常会觉得手脚冰凉,他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不是他不渴望温暖,他是怕已经习惯黑暗的他,会被光刺伤。

    喻子平轻拥着怀中的池怀,从来没有感觉过这么满足,如果之前他与池怀只是交易的话,现在不是了。

    过了一会儿,池怀才可以离开喻子平的怀中,她发丝有些凌乱,脸颊被闷的发红,声音也闷闷的,“哥哥你生气了吗?”

    要是没有生气的话,她怎么会差点被他闷死。

    喻子平眼中有了微弱的光芒,即使夕阳渐下,橘黄的余晖晕染在整个游乐场内。

    “为什么?”喻子平问。

    池怀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喃喃道:“就是刚才……”

    喻子平看着少女害羞的样子,便觉得好笑,明明是自己主动做出的事情,事后居然还会害羞。

    他弯下腰,和池怀面对着面,有些恶劣的勾起薄唇,眼中满是狡黠,“不是都说了……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吗?哥哥怎么会生气?”

    喻子平尾音微扬,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夹杂在里面。

    池怀:“……咦?”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池怀看着走在她身侧的喻子平,今天喻子平居然主动提出要送她回家,以往喻子平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杂乱的楼道内,崭新的灯泡照亮了每一个台阶,池怀望着淡黄色的光芒,微微有些发愣,只是沈自离换的灯泡。

    自从她那天做完杯子蛋糕之后,她就一直都在避着沈自离,因为她分不清沈自离到底是因为她,还是因为原主,才对她好的。

    池怀越想知道,便越觉得心中很是烦闷,心中堵的难受。在没有想明白之前,池怀只能选择避开沈自离。

    喻子平陪池怀走到了家门口,他没有想到池怀是住在这样一个老旧的小区内,他还以为池怀住的就算不像谭家那么好,也会是一个大房子。

    喻子平看着还在发愣的池怀,他扬着薄唇,“不请哥哥进去坐坐吗?”

    池怀一下子被惊醒了,她想着屋内人身鱼尾的你白思成,连忙摇了摇头,发丝悄然从肩上滑落,“不了,不了,家里太乱了。”

    白思成现在还是人鱼的样子,一定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他,白思成特意叮嘱过池怀。

    喻子平将池怀的反应尽收眼底,他没有去深究,只当少女是害羞不好意思。他也只是在开玩笑,没有想真的进去。

    喻子平抬手揉了揉池怀的发丝,“好了,快回去吧。”

    池怀刚想要点头,对面铁制的防盗门突然被打开了,在安静的楼道内发出轻微的响声。

    沈自离打开门,他刚想要走出家门,便在被灯光照亮的楼道内,一个嘴角带笑的少年轻揉着池怀的发丝,池怀没有拒绝,反而放心的任由少年摸她的头顶。

    沈自离目光微寒,他半身被灯光照亮,一般还在黑漆漆的家中,沈自离握住门把的手缓缓收紧,手腕上留有浅色的疤痕。

    这些天,他在学校能够明显感觉到,池怀在故意避着他,每天中午的那一碗粥也没有了,一切都悄然消失了,毫无征兆的。

    沈自离心慌极了,他明明才得到的唯一一点温暖,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珍惜,就没有了。

    他害怕自己对于池怀来说就像是一场游戏,得到了,就觉得没有意思了,便可以扔到了。

    就像是他被父母抛弃……

    他已经很小心了,他将自己的敏感,阴鸷,尖锐,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他害怕会吓到池怀,所以他一直都很小心的珍惜着。

    但,还是没有留住。

    池怀慌乱的移开目光,她不想对上沈自离的眼眸,她害怕沈自离是透过她看另外一个人。

    喻子平手上的动作一顿,他能明显的感觉到,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沈自离,对他有着很大的敌意。

    喻子平敛下笑容,他意味不明的对上沈自离的目光,然后看似友善的勾了勾薄唇。

    喻子平低下身子,脸靠的池怀很近,“快进去吧,已经很晚了。”

    喻子平注意到,在他靠近池怀之后,那个少年眼中森然的寒意更重了。

    喻子平忽然有一种自己在意的东西被人惦记上的感觉,他下意识的转了转身子,将沈自离的目光遮住。

    他见沈自离和池怀的年纪差不多,心中有了大概的了解。

    沈自离再被挡住目光好,微启浅色的薄唇,他冷冷的喊道,“池怀。”

    池怀一愣,抬起眼眸,对着沈自离的方向点了点头,轻轻唤道,“沈自离……”,算是打过招呼了。

    喻子平挑着眉,他感觉到池怀和这个叫沈自离之间的关系很微妙。

    “小怀,这是?”

    池怀轻咬了一下唇,向喻子平介绍道,“哥哥,这是沈自离,和我是同班同学。”

    池怀抬眸看着沈自离,“沈自离,这是我哥哥。”

    沈自离收回目光。

    哥哥?

    或许是因为他与喻子平太相似了,他能够察觉到喻子平对池怀的偏执的占有欲,那可不是一个哥哥该拥有的。

    “这样啊……”喻子平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沈自离敛下眼眸,没有再说什么,他从喻子平的身旁经过,凉薄凛冽的目光悄然划过。

    喻子平豪不退让的看了过去。

    屋内,白思成听到楼道里有声音,他好奇的推着轮椅来到门口。

    由于门上的猫眼对白思成来说还是有些高了,他只能先固定住轮椅,手撑在扶手上,将上身撑起来。

    透过猫眼,白思成看到了池怀的背影,还有另外两个他不认识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