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三本书里的女配 > 第36章 盗文追不上我
    喻子平看到池怀进了门, 他才转身走下楼梯。他没有想到池怀会住在这样老旧的小区内,明明谭家很有钱, 但池怀还是选择继续住在这里。

    喻子平走出单元门, 却意外的发现早就走下楼梯的沈自离还站在楼下。

    沈自离目光晦暗, 他脊背挺直的站在黑夜中,月光描摹着少年的身影, 在水泥地上留下一抹淡影。

    喻子平淡淡的撇了沈自离一眼,他双手插在口袋里, 在经过沈自离的身边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转眸, 幽幽道:“同学?”

    也就池怀傻乎乎的没有看出来沈自离身上的阴鸷,他和沈自离在某种方面上很相似, 就比如说偏执的占有欲。

    仅仅是占有一点并不能满足他与沈自离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他们从一开始想要的就是全部。

    沈自离对上喻子平意味不明的目光, 他学着喻子平的语气,“哥哥?”

    只是哥哥的话,喻子平看向池怀时, 眼中的情l愫又是什么?

    他好不容易找到的温暖,这次他不想那温暖再悄然离去了,他会好好握在手中。

    喻子平戏谑的扬起嘴角, 是的啊, 他们都在伪装隐藏自己, 都在害怕真正的自己会吓到池怀。

    他不会只甘心当池怀的哥哥, 沈自离也不会只甘心当池怀的同学。

    喻子平本来想逐渐的靠近池怀再近一点,在池怀察觉到一切之前,但现在看来不行了,沈自离的出现让他有了危机感,他要争取更多可以和池怀相处的机会。

    喻子平敛去嘴角的弧度,他逆着沈自离所在的方向,渐行渐远。

    沈自离抬头望着二楼窗户透出来的光芒,点点光晕在少年漆黑的眼眸中晕染开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

    “我是不是很麻烦?”白思成低着头,手指捻在一起。他整天就这能坐在轮椅上,等着池怀给他做饭,扶着他近浴缸。

    因为他的鱼尾,他什么都没法做,就像是个累赘一样。

    “怎么会呢?”池怀轻轻擦拭白思成干裂的鱼尾,许是失去水分的缘故,鱼尾摸上去的手感没有之前Q弹了,而且鱼尾上的肉被摁下去,要停留一会儿才能恢复原状。

    白思成越想越难过,眼底氤氲了一层厚厚的水雾,仿佛下一刻他就要哭出来一般。

    池怀有些慌了,她以为是自己弄疼了白思成,她急忙收回手,“是我弄疼你了?抱歉,你不要哭啊!”

    池怀一想到白思成每次哭,都弄得家里到处都是粉红色的珍珠,她还得一颗颗的收集起来还给白思成,虽然不能真正的哭回去,但白思成还是可以把珍珠再吸收回去的。

    白思成缓缓摇了摇头,他抬起手,在池怀探究的目光下,将手轻柔的放在了蹲着身子的池怀头上。

    比他体温高的温度晕染在指尖上,白思成下意识的缩了一下手,然后有碰了碰。

    池怀蹲在白思成的身边,没有动,任由白思成在她的头顶上戳来戳去。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白思成玩得起劲,半天都不见停手的。

    最后忍无可忍的池怀往上挺了挺身子,白思成的掌心碰到了池怀的发旋。

    那种温暖在一瞬间迅速扩大,白思成有些不太适应的急忙收回了手。

    池怀站起身子,因为蹲太久了,站起来的时候脑子里晕晕的,“这下摸够了吗?”

    池怀笑着,她能感觉到白思成小心翼翼的试探,明明想要碰触她,却始终不敢跨出那一步,那她就帮帮他。

    池怀想当白思成可以依赖的人,所以她希望白思成可以不用那样小心翼翼,他想做什么事情,做就好了。

    白思成被说破了心事,他耳畔红的厉害,鱼尾也变成了深蓝色。

    他垂眸看着自己的掌心。

    那触感很温暖,很让他眷恋。

    *

    睡觉之前,池怀又给白思成做了点饭,白思成的饭量一向很大,家里的鱼食基本都不够他吃的。

    池怀走进卧室将洗好的衣服放到了衣柜,她一转头才发现白思成跟着她走到了卧室的门口。

    “……我准备要睡觉了。”池怀看着门口的少年,提醒白思成他也应该去睡觉了。

    白思成忽然抬起来头,他像是用了很大的勇气才将话说出口一般,“池怀,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一句话说到最后,越发的没有底气。

    但他无论如何,今天都要和池怀一起睡。

    白思成能够感觉到,他的法力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恢复了,他每次与池怀相处的时候,都能感受到法力的恢复。

    现在只差一点点,他说不定就能拥有双腿了。

    池怀:“咦?”

    和她一起睡吗?

    奇怪的要求又增加了。

    白思成看到池怀很是犹豫,指不定下一秒就会拒绝他,他立马泪眼朦胧了起来,好像马上就会从眼眸里掉下珍珠。

    池怀是最害怕白思成哭了,珍珠里蕴含着白思成的生命,她真的害怕像白思成这么哭下去,白思成的寿命会所剩无几啊。

    池怀揉了揉眉心,她到不是介意白思成和她一起睡,虽然白思成是男性,但是她与白思成种族不同,况且只是在一张床上睡一觉,自然不用在意那么多。

    只是……

    “可是你的尾巴不怕干吗?”池怀每晚都会把白思成扶进浴缸,就是害怕白思成的鱼尾会失水严重。

    白思成吸了吸鼻子,有些可怜的说,“只是一晚上,没有关系的,而且晚上代谢也慢,鱼尾不会干裂。”

    池怀没有说话,而是推着白思成进了卧室。之前池怀就觉得白思成每天都在浴缸睡,会很难受,现在白思成主动提出要求,池怀想着答应白思成也没有什么关系。

    池怀扶着白思成坐到了床边。

    白思成不知道该将手和鱼尾放到那里才好,他嗅觉还算得上是灵敏,他能闻到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少女身上的味道,他就像是被池怀抱在了怀里一般。

    池怀脱了鞋,爬上了床,然后一脚将床上的玩具熊踢走,给白思成腾出地方。

    等到白思成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床上,池怀关了卧室的灯,躺在他的身旁。

    白思成尾巴伸得直直的,脸红的发烫。

    唔,好近……这也太近了一些!